等呆槑手里的烟雾弹一生效,楚生就听到了屋子里面咚咚咚的脚步声。
 
    右边屋子门里只能看到沙滩方向,这人又不敢开门去看,这边要是开个门,怕是要被旁边房子里的人透过窗子打成筛子。
 
    转移到旁边的厨房,透过窗子终于看到了外面的烟雾弥漫。
 
    “打,狠狠打!”
 
    反正两边打起来,他们这边可以坐收渔人之利。
 
    楚生的手榴弹也应声而出,直接朝着屋子里扔去。
 
    两颗破片手榴弹之后,楚生又在路上低抛了一颗烟雾弹,彻底封死左边房区的视野,随后借着烟雾悄悄摸到房区边上。
 
    楚生的两颗手榴弹,第一颗扔进去后立刻就把两人吓得夺门而出,均无建树。
 
    但是楚生也趁着两人遁走躲在房子后面的功夫,已经摸到了房子外,蹲在墙角。
 
    楚生手上拿的是一把乌兹,这个距离乌兹的伤害堪比喷子,基本中者即死。
 
    楚生蹲在窗户外面,又朝着右边房区补了一个烟雾弹,防止右边房区里的家伙关键时刻浑水摸鱼。
 
    烟雾弹的威慑作用还是很大,原本在厨房的这人还想着要是有机会能偷的话可以来上那么一下,但是楚生补的这个烟雾弹正好扔在了厨房门窗外面,顿时这个想要摸鱼的敌人兴致全无。
 
    楚生蹲在窗户底下,因为是第三人称自然看到了被打开的后门。
 
    这两个人为了躲避手榴弹选择冲出房子,但是背后山林还有人,两个人现在的位置基本上就是被卡死的状态。
 
    楚生稍作考量再次选择祭出自己的手榴弹,第一颗直接高抛朝着头顶扔上去,随后第二颗手榴弹在窗户口找到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,扔进去从后门直接弹了出去。
 
    这时候被从房子里赶出来的两人也很难受。
 
    背后就是山林,后面的人就在瞄准他们,狙击枪子弹疯狂地落在墙上,要不是他俩都趴在地上,怕是要被人直接射死在墙上。
 
    前面屋子里也不敢进去,这种格局简单的一层房子一颗手榴弹进来就可以照亮整座屋子,进厕所里更是死路一条。
 
    被前后都架死,尴尬无比,就好像大肚子的胖子,刚进来一半却被肚子挡住不能深入,进退两难。
 
    但是唯一庆幸的是他们还在安全区里面,趴在这里虽然窝囊,但是能活命。
 
    又听到屋子里地板上的手榴弹叮叮当当的响声,两人下意识地朝后缩了一下身子,这外面攻房子的家伙还是不死心啊,到底捏了多少个手榴弹?
 
    就在两人趴着的时候,忽然耳畔又传来一声手榴弹落在地上叮当作响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欸?这手榴弹的声音听着不对啊,好像不是从屋子里……”
 
    轰!!!
 
    两人话音还没落,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,两个人措手不及直接变成了盒子。
 
    五杀到手,楚生顺势直接跑进屋子里。
 
    呆槑也接到了楚生的信号,在稀薄烟雾的掩护下直接跑到了屋子里。
 
    楚生的击杀人数来到了五个,此刻全场只剩下12人存活,除去楚生和呆槑就只有10个敌人。
 
    楚生看着弹幕,很多人都让楚生冲出去杀人,剩下的十个人楚生得杀半数才能赢得竞猜。
 
    毕竟他们一些小散户水友,不能被几个土豪全都砸满了,他们也只能买点能了。
 
    现在呆槑已经成功完成了目标,只剩下楚生十杀和吃鸡,要是三个选项全都成功,那这一波是真的可以从几个土豪手里赚一笔。
 
    要知道楚生对杀富济贫这种事情可是相当游刃有余,水友们相信楚生从不会让他们失望。
 
    决赛圈的楚生可从来不是会坐以待毙的人。
 
    “呆槑,你把身上的手榴弹和烟雾弹全都给我。”
 
    楚生已经做好了打算,要玩就玩一把大的。
 
    房子是圈中心,只要保证呆槑活着就稳吃鸡。
 
    楚生只在身上留了三个急救包和三瓶能量饮料,身上所有的补给一股脑的全部扔给呆槑。
 
    “那个小哥哥,这把M4不行你拿上吧,这枪伤害高射速快,你拿去杀人肯定很厉害的。”
 
    追风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这尼玛呆槑是在搞事吧,这一波针对太明显了好吗!
 
    要是让楚生拿到一把M4,怕是要从房区直接杀穿杀到山上去吧,还等什么决赛圈啊,出去立刻就把所有人给突突了。
 
    楚生诡异地嘿嘿一笑,说道:“算了,怕是你给我枪,那几个土豪在网线那边吓得都尿裤子了,这把我就用乌兹和VSS吃鸡,让你们看看VSS的真正威力。”
 
    追风几人全都松了一口气,追风听到楚生这么‘羞辱’他,顿时脸色臊红不已。
 
    “谁吓得尿裤子了,还VSS吃鸡?一个呲水枪能有什么威力,怕是对枪都对不过人家!”
度几乎差了一倍,但是在这种双排局里差别其实并没有那么大。
 
    楚生的乌兹没有扩容,所以一梭子也就25发子弹,而带扩容的VSS也有20发子弹,只要保证射击精度,见人反正都是瞬秒。